建筑

那麽在这样一个多地震和复杂地理的国家,建筑会是怎样的呢?毫无疑问,有别于世界其它任何一个国家。

2009年10月2日  
	智利天主教会大学工农系赛圣安得列斯(图片:普拉多建筑群)	智利天主教会大学工农系赛圣安得列斯(图片:普拉多建筑群)

智利根据本国的自然条件来进行房屋的建设。有平原地区,交通便利,附近的山区和南边潮湿的森林都很陡峭。除此之外,这些地方是多地震的,因此建筑是尤其不能忽视的,而且是长期注意的。
 
现代技术的应用允许建设有创意的,丰富多彩的大型建筑。圣地亚哥和其它主要城市都向各地参观者展示了智利人用古老历史文化和现代科技和材料建成的伟大建筑。在南方还有可能看到鲁卡,一种马普切人的古老房屋;在南方,很多城市都留有殖民时期的建筑风格,受欧洲的影响,尤其是德国的影响。
 
智利多样的气候同样也决定着它的建筑。在干燥的北方,主要还是传统的建筑材料,像石头,泥,和稻草,在中部,用的是土坯和瓦,而在潮湿的南方,则用的是木头。
 
从历史和移民的痕迹来看建筑物的落成,这些巨大复杂的建筑作品都表达了智利人专业的技能和他们的创造性。尤其是在圣地亚哥能看到创新和先锋的东西,那里可以看到绿色建筑。城市里的风景也展示着多样性和对比性,从壮观的博尔哈维多弗洛的作品,也是智利最闻名世界的建筑师,到亚历山大.阿拉维纳社会住房的简约风格.
 
现代建筑也提供了遗产被保护的建筑可能性. 瓦尔帕莱索,这座港口城市,2003年被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人类文化遗产.同样的还有,复活节岛上的拉帕努伊国家公园,智利大教堂,和将丰富文化融入智利这片地区的16个木质寺庙。
 
建筑的多样性
 
在现实中,智利建筑首选地是简单,经济,功能性。这些都共存于后现代主义,折中主义,理性主义,现代主义和建筑的模式化。亨利.布朗(Enrique Browne), 何塞克鲁斯(José Cruz )和博尔哈维多罗夫(Borja Huidobro)都是后现代主义的代表;逝世于2006年的费尔南多.卡斯蒂略.贝拉斯科(Fernando Castillo Velasco) 和艾米丽.奥迪拉( Emilio Duhart)都是理性主义;马蒂亚斯.克罗茨(Mathias Klotz )和菲利普.阿萨迪(Felipe Assadi )都是现代主义的代表,亚历山大.阿拉瓦纳(Alejandro Aravena)则是模式框架潮流的一部分。正如文化的其他方面,多样性也是智利建筑的一个主要特征。
 
莫内达宫殿 (总统府),圣地亚哥大教堂和意大利人华金托艾斯卡(Joaquín Toesca)的作品都是十八世纪新古典主义建筑的遗产,为圣地亚哥后期城市建筑的发展奠定了基调。另外一个给智利建筑留下很多影响的外国建筑师是库斯塔夫.艾菲尔(Gustavo Eiffel),是圣.马可斯(San Marcos)教堂,政府大厦和阿里卡海关的创造者。
 
在智利的北部,硝石矿的周围,英国人和美国人在十九世纪从加利福尼亚地区引进了格鲁吉亚风格,因此这些地方都用土坯和花旗松来建造房屋。
 
在现实建筑中还并存着新古典主义的宅院,像共和国大街上,郝苏埃.史密斯.索拉(Josué Smith Solar)为亚利山德里(Alessandri)建设的宅院,现在已经变成了智利大学的工业工程院,先锋派主要的城市建筑大多分布在首都的东边。
 
大多数这样的建筑都可以在埃尔博斯克地区找到。在不远的艾尔高尔夫传统街区,可以注意到全国信托公司的大厦,通过它街角通道的用处,弧形外观和它的花园就可以看出它是当之无愧的这地区的第一建筑。相似的建筑已经改变了这个城市的布局,直到它成为一个商业中心。
 
对于社会其他部门和社会阶层来说,亚历山大.阿拉维纳的设计新思路已经发展出来很多得过不同奖项,如2009年在美国威斯康星洲密尔沃基大学颁给建筑师们的马库斯奖。而且是一家建筑区域社会住房的非营利机构的领导者。他的作品已经运用到伊基克这个城市,以及圣地亚哥的卢艾斯佩霍.伦卡社区里。
 
事实上,在智利,存在着一种进化,就是将建筑的美学和原则与赋予现代城市和人们职业的新兴的一些形式联系起来,同时注重那些建筑遗产的历史性。
 
建筑遗产
 
前哥伦布时代,殖民时期,新古典主义时期和十九,二十世纪的建筑如今在智利随处可见。其中的一些是历史遗产,已经被列为人类文化遗产。在复活节岛上就有很多用石头建成的祭坛,以美丽的奥龙戈最为突出,这是为了纪念在砌石上建起的47家房屋而修砌的。
 
在智利的南部,风景在于特殊的水上房屋以及完全用柱子在海边撑起来的住宅。

 
在智利的北部,建筑的多样性就表现出来,如,托科瑙,完全是一个史前在邻近圣佩德罗阿塔卡玛位置的绿洲上建起来的村子。托科瑙的教堂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建筑,是由当地采石场运去的白色火山石建成的。圣卢卡斯教堂的钟楼也是国家遗产,是1750年左右用石头和泥建造的,由三个梯身组成,用飞檐隔开,这些飞檐由角尖塔顶突破了仙人掌木制的穹顶。
 
特殊遗产价值保留在了前哥伦布时期的建筑上。比如北部那些位于印加大道旁,海拔1500米和4000米上的小村落;布卡拉,中部的印加堡垒;鲁卡,是马普切人用稻草覆盖的圆形结构的住宅。它们面向东朝西,门是朝东面开的,为的是从早到晚都能接受得到太阳的照射。
 
原始村落的历史和痕迹,现代的建筑为智利城市的创造和设计添加了元素。这就是一个有着疯狂地理结构国家的建筑。

img_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