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诗歌

智利的作家们来自一个最初是小村庄后来实现了全球化的地方,他们却创作和再现了整个世界。两次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是最好的证明。

2009年10月2日 Categoría: 文化 - 旅游 - 演出
	巴勃罗•涅鲁达(Pablo Neruda,智利诗人)(图片来源:信史报)	巴勃罗•涅鲁达(Pablo Neruda,智利诗人)(图片来源:信史报)

创作和再现了整个世界的智利作家们所在的这个国家,首次出现在十七世纪的西班牙新闻记者阿隆索•德埃西利亚-苏尼加(Alonso de Ercilla y Zúñiga)的主要作品史诗“阿劳科人”中。这部作品用美妙的十一音节诗行写道“智利,著名而富饶的省份/地处享负盛名的南极地区/属于遥远而受人尊重的国家/充满着强劲、尊贵和力量”。

四个世纪之后,诗人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briela Mistral)和巴勃罗•涅鲁达(Pablo Neruda)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全球最重要的文学奖项让人们在智利人的作品中听到了拉丁美洲的声音,他们的梦想以及人性最深层次的价值观。

从口述到书写

通常的说法认为,这个国家是由一名诗人在其作品《阿劳科》中首次提到,该作品于1569年在马德里首次发表。作品中讲述了马普切人与征服者双方之间的战争发展,就作者所了解的原住居民的特点以及丰富的资源进行了描述。

然而,智利的文学最初并不是笔头文学。对于西班牙人到来之前的原住居民马普切人,他们的文学形式是口头的而非笔头的。诗歌是战争演讲以及葬礼或宗教仪式的组成部分。自欧洲殖民者的到来后,殖民地文学开始发展起来,主要是西班牙人以及克里奥耳人(混血)或出生在智利的西班牙人的作品。

诗人之国

“智利,诗人之国”是常用的一种说法。两次诺贝尔奖的获奖者也证实了这一点。当然,其他各个类型的作者也都贡献出了各自的优秀作品,例如,维森特•维多夫罗(Vicente Huidobro)(1893-1948)是二十世纪初欧洲先锋派的代表之一,他与法国诗人皮埃尔•雷维蒂(Pierre Reverdy)一同创建了是创造说。他提出“你们为何歌唱玫瑰,噢,诗人!/让玫瑰在诗歌中盛开吧”

在众多的作家之中,尼科诺尔•帕拉(Nicanor Parra,1914年)颇为显眼,他是反传统诗歌的创始人,也是在其作品中使用通俗语言,运用讽刺反语以及与庄重相去甚远的语调。还有贡萨罗•罗哈斯(Gonzalo Rojas,1917年),在其作品中经常运用性感和色情的要素。

二十世纪二战期间开始发表作品的那些诗人也占有自己的位置,其中恩里克•林(Enrique Lihn,1929年至1988年)与霍尔赫•特伊列尔(Jorge Teillier,1935年至1996年)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两个。

由于国家政变,六十年代的诗人是“垮掉的一代”的组成成员,其中有一些诗人还遭受了牢狱之灾和流放生活。八十年代,在军事独裁统治下,涌现了“NN一代”,这种叫法显然是出于匿名和保护的需求。

近些年来,女性诗人和女性主义诗歌的声势日益壮大,随着南方马普切诗人作品的到来,从南部传来了的口头传统,被称之为“口头文学”。
 
小说

罗伯托•博拉尼奥(Roberto Bolaño)的书在全球各家书店均有出售。这位智利文学大家于2003年与世长辞。他在西班牙和美国颇受推崇,并获得了一些重大的奖项。《野蛮侦探》和《2666》是其最为具有影响力的小说,反映了比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家们所表述的更加城市化和理智的拉美地区的现实。

伊莎贝尔•阿连德(Isabel Allende)国际著名作家,著有小说《幽灵之家》、《夏娃•露娜》以及《老照片》,已经在全球出售了三千五百万册。

智利文学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四个世纪前,最初来自印度的新闻记者。在那些基础文字中包含了游客的一些证词,难以确定的是这是否正是该国小说与散文的起源。第一部该类别的主要作品于1644年发表,其作者为耶稣会教士阿隆索•德奥瓦列(Alonso de Ovalle),标题为《智利王国的历史关系》。

作品《幸福的囚禁》是克里奥耳人(混血)作家弗朗西斯科•努涅斯•德皮内打-巴斯库尼安(Francisco Núñez de Pineda y Bascuñán)于1673年出版的作品,被认为是第一部智利小说。

维森特•佩雷斯•罗萨莱斯(Vicente Pérez Rosales)(1896-1973)的作品《过往的回忆》是十九世纪的文学里程碑。所谓的第一代智利小说家,多是克里奥耳人(混血)或者风俗派作家。

随后,自五十年代起,新智利故事潮流占据重要地位。何塞•多诺索(José Donoso)与玛丽亚•露易莎•蓬瓦尔(María Luisa Bombal)是两位主要代表。在他们的作品中出现了超现实主义的痕迹,《夜间的情色鸟》与《最后的迷雾》是他们各自的代表作。

六十年代出现了新的一代小说家。城市、世界主义以及社会责任的题材取代了创造说题材。新一代的小说家在其作品中增加了主人公模式。代表人物是安东尼奥•斯卡梅塔(Antonio Skármeta)与波利•德拉诺(Poli Délano)。

自七十年代起,小说和国民故事短篇小说也交错经历了政治与社会方面的变革,克服了种种限制和审查。而在这十年中逐渐吹进了一些新风,在那些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的传统作家名录中又增添了新的名字及其作品。

路易斯•塞普维达(Luis Sepúlveda),埃尔南•里韦拉•莱特列尔(Ramón Díaz Eterovic),贡萨罗•康特雷拉斯(Gonzalo Contreras),佩德罗•莱梅韦尔(Pedro Lemebel),亚历杭德罗•赞布拉(Alejandro Zambra),卡尔拉•盖儿丰威恩(Carla Guelfenbein),马尔塞拉•塞拉诺(Marcela Serrano),海梅•科列尔(Jaime Collyer),帕布罗•阿索卡尔(Pablo Azócar)以及亚历杭德罗•科斯塔玛格纳,这些都是智利当前相当出色的作家。

img_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