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智利电影拥有百年历史,获得了很多世界电影节大奖。

2009年10月2日  
	劳尔•鲁伊斯(图片:TVN)	劳尔•鲁伊斯(图片:TVN)

- 智利经典老片
 
智利电影产量很高,质量也不错。劳尔•鲁伊斯是一位很有名的导演,现居住在法国。亚历杭德罗•乔杜洛夫斯基是一个宗教作家,他的作品推动了纪录片和短片的发展。
 
智利的导演、制片人和演员主要制作关于社会和人类回顾、儿童娱乐、喜剧及戏剧等作品。
 
另外,智利的很多美丽的风景都被外国制片人选做取景的地点。
 
最近几个月,智利的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频频亮相,其中比较有名的有:《保姆》(塞巴斯蒂安•席尔瓦),《托尼•马尼罗》(巴布罗•拉兰林)和《美好生活》(安德列斯•伍德)
 
著名的前辈
 
虽然第一部智利电影可以追溯到1910年,但标志着当地电影业高潮的是无声电影《骑士的死亡》。这部电影拍摄于1925年,由佩德罗•锡耶纳导演,讲述了马努埃尔•罗德里格斯这名游击队员为国家独立所做出的贡献。
 
仅在1923年至1927年期间,智利就拍摄了超过50部纪录片,这个记录直到现在也未被超越。
 
大萧条之后,智利恢复了电影生产。第一步有声电影《南和北》是这段时期的标志性作品。它的导演是豪尔赫•“煤炭”•德拉诺。
 
国外的力量对于智利电影的贡献同样不可小视。阿根廷人何塞•波尔的作品《韦尔德贺花费一百万》(1941)《在公鸡和夜晚之间》(1942)《P’al otro la’o》(1942)是其中比较突出的。

 
十年的缓冲期过后,智利电影在那些著名制作人的推动下展现出全新的动力。这些制作人有劳尔•鲁伊斯(三只老虎), 阿尔多•弗朗西斯(瓦尔帕莱索,我的爱)和米盖尔•莱丁(纳胡尔托罗的豺狼)
 
1973年的政变是很多制作人开始逃亡,这导致了电影业发展的停滞。然而在这段时期也有很多成功的尝试,比如西尔维奥•凯奥基。他首次尝试是在1979年7月,后来他又把作家何塞•多诺索的作品《孤独栎树的历史》(1982)和《镜子中的月亮》搬上了荧幕(1990)。
 
在恢复民主之后电影业并没有立刻迎来振兴。直到1999年克里斯蒂安•加拉斯导演的《伤感的嘲笑他人的人》上映,电影也才重新振作起来。这部喜剧以社会透视的方式表述了智利人之间的情爱关系。
 
电影业在过渡时期有两部里程碑式的作品。一部是冈萨罗胡思蒂尼亚诺的《卡鲁贾和薄荷》(1990),另外一部是《三人的出租车》(2001),融入了城市边缘化和黑色幽默。
 
自2008年以来,智利电影院已上映24部新片。其中绝大多数都参加了世界电影节并赢得了公众和评论界的好评。
 
纪录片
 
独裁时期,智利优秀的纪录片都是围绕着种族、宗教、历史和侵犯人权等话题展开的。
 
涅维斯•扬科维奇和豪尔赫•德•拉乌罗于1958年导演了一部关于流行宗教——安达科约的作品,其音乐由比奥莱塔•帕拉制作。和他同时期也和十分有名的有佩德罗•查斯科、塞尔吉奥•拉沃以及海克特•里奥斯。
 
后来人民的团结推动了其他脚本的问世,如智利战争中帕特西里奥•古斯曼传奇,记录了资产阶级起义(1975),政变(1976)以及人民政权(1979)。
 
很多纪录片记载了独裁和政权过度时期的历史事件。伊格纳西奥的作品《百名孩子等火车》歌颂了约束和制裁的环境下人民团结的力量。推动里卡多•拉兰丁创作《周末舞蹈》的主要动力是回忆。
 
同样的动力推动卡门•卡斯蒂约创作了《消瘦的亚丽杭德拉》。故事讲述了一个复杂的故事,一个战士背叛了她的军队并与镇压组织勾结。在圣•非大街,她重塑了他的爱人米盖尔•恩里格斯离去的画面。而她的爱人正是革命左派运动的领导者。
 
卡门•露丝•帕勒特和加斯冬•安塞罗维奇导演了《国家体育产和查卡布科》。这是一部无声的纪录片,记述了政治监禁和独裁统治头几个月的故事。
 
塞巴斯蒂安•阿拉尔贡发展成了摄影师的城市。80年代,这些专业摄影师往往是在社会抗议活动中完成他们的工作的。
 
推动电影业的发展
 
电影人得到了国家音响基金会的支持。基金会为他们提供资源,为其创作提供便利。
 
在智利的灯塔上:直到世界尽头。克劳狄奥•马钱特走遍了世界上最南端的每个角落,与最南端古老的民族交谈。
 
在这里,伊格纳西奥•阿圭罗记录了为了建造新的公寓,人们拆除了古老街巷中的房屋。
 
最近获得的荣誉
 
塞巴斯蒂安•席尔瓦的《保姆》,在圣丹斯(2009)获得了国际最佳故事片奖和最佳女演员奖(卡塔丽娜•萨维德拉)
 
托尼•马尼罗•德•巴布罗•拉兰丁,哈瓦那电影节最佳故事片奖(2009)和都灵最佳电影奖(2008)
 
安德列斯•伍德的《美好生活》获得了最佳西语电影戈雅奖(2008)

img_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