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传记

米歇尔•巴切莱特•赫里亚

亚拉杭德罗•拉米雷斯

2009年10月2日  
Michelle Bachelet

1951年9月29日,米歇尔•巴切莱特出生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她有三个子女:26岁的塞巴斯蒂安、21岁的弗朗西斯卡和12岁的索菲亚。她攻读医学并且也完成了军事科学的课程。除了西班牙语之外,她还掌握英语、德语、法语和葡萄牙语。她的母亲,安赫拉•赫里亚,是一位考古学家。她的父亲,阿尔贝托•巴切莱特曾经是智利空军上将。
 
她的童年和家庭
 
由于他父亲会被派去不同的地方工作,米歇尔•巴切莱特上过很多不同的学校。在智利,她曾在金特罗,塞罗莫雷诺,安托法加斯塔,和圣地亚哥(圣伯纳多区)学习,1962年到1963年还曾在美国上学。
 
她的高中是哈维尔拉•卡雷拉第一学园,这是圣地亚哥一所全女公立学校。在那里,她参加了合唱队、排球队和阿列夫戏剧团,这个戏剧团是和附近的一所全男公立学校国立高中合办的。
 
她是班级代表和学生会主席,还和一些同学组成了“掌声”乐队,并在一些学校节日上表演。
 
大学学习
 
1970年,米歇尔•巴切莱特陪一位朋友去了圣地亚哥的一所大型公立医院-中央医院。尽管她曾仔细考虑过学习社会学或经济学,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使她决定去智利大学学习医学,用这种实际的方法来减轻人们的痛苦和改进智利的医疗。
 
在萨尔瓦多•阿连德执政的人民联盟(人民团结)时期,作为学生政治事务的领导者,她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运动。这个组织的领导者是卡洛斯•洛尔卡,这位年轻的医生成为了国会成员,后来被军政府处决。
 
政变和流放
 
巴切莱特将军因其作为空军时培养出的杰出的组织才能而闻名,1972年,阿连德总统要求他领导政府的价格和供应委员会,直到1973年9月11日年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发动反阿连德政府的军事政变并轰炸了拉莫内达宫巴切莱特才离开了那里。那天早上的早些时候,米歇尔•巴切莱特已经去了圣地亚哥独立区的智利大学的医学院,并从学校屋顶看到了总统府的爆炸。
 
同一天,巴切莱特将军被捕并以叛国罪被关在空军战争学院。后来他从空军战争学院转移到公立监狱。由于折磨给他的身体带来的紧张,1974年3月12日巴切莱特将军因心脏病死于狱中。
 
尽管这些事件伤害了她的家庭和国家,米歇尔•巴切莱特还是继续学习,继续参加智利的社会党,帮助那些被政府通缉的人隐藏起来。然而,1975年1月10日两名DINA(国家情报署,皮诺切特政府的秘密警队)的特工来到了她和她母亲居住的房间,蒙上她们的眼睛然后把她们带到格雷莫迪集中营,这是DINA的主要拷问和拘留中心。
 
米歇尔•巴切莱特和安赫拉•赫里亚被分开并忍受审问和折磨。米歇尔•巴切莱特和另外8个女囚犯被关在一个有双人床的小房间,而她的母亲被关在楼里,那是集中营中的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后来,母女两人都被转移到夸特拉莫斯拘留所,一直被关到1月底。
 
获得自由后,巴切莱特和赫里亚流亡到澳大利亚,然后又去了原东德。在那里,巴切莱特在莱比锡城学习了德语,后来入读了柏林的德国洪堡大学医学院。
 
住在德国的时候,她嫁给了一位智利流亡同胞,建筑师豪尔赫•达瓦洛斯。他们生了两个孩子:1978年出生在莱比锡城的塞巴斯蒂安和1984年出生的弗朗西斯卡,那时他们一家已经回到了智利。
 
回到智利
 
1979年米歇尔•巴切莱特回到了智利并在智利大学继续攻读医学。1982年她毕业,成为了一位外科医生。她申请去公共健康系统工作,因为她觉得那里最需要医生。
 
尽管她的申请因政治原因而被拒绝了——那个时候还在实行军事政治制度——她获得了智利医疗大学的奖学金,继续她的学业。因此,她花了四年时间在罗伯托尔德里奥医院专门研究小儿科和公共健康。
 
她还加入了不同的政治组织努力恢复智利的民主,后来被PIDEE的医疗部门雇用。PIDEE是一个向圣地亚哥和奇廉的那些被独裁政权伤害的小孩子提供不同类型疗法的公益性组织。

1990年恢复民主后,马上需要大量的专业人员帮助恢复曾被独裁者大范围忽略的国家公共健康系统。作为流行病学家,她被圣地亚哥西区的城市健康机构雇用,后来又去CONASIDA(国家艾滋病委员会)工作。这段时间里,她咨询过泛美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德国技术合作机构(GTZ)。她最小的女儿,索非亚•里克斯也是在那段时期出生的。
 
1994年她作为初级保健和医疗服务的管理问题方面的顾问加入了卫生部。那时她就感觉到尽管国家在巩固民主方面已经取得了进步,但是,将百姓和国家军事部门之间关系全面标准化还是存在着阻碍。作为军事家庭的成员和平民政治部门的成员,这些经历使她感觉到普通的政治观点不足以用在国防政策和它的体制、政治、以及文化影响上。
 
她在这件事上的观点激发她去国家战略和政治研究学院就读关于军事战略的课程,她以班上最好成绩完成了该项课程。这也让她满足了一项国家总统奖学金的要求,并和来自全美洲其他35位市民和军事成员一起参加了1997年华盛顿美洲防务学院的关于大陆国防的课程。
 
1996年,米歇尔•巴切莱特被社会党中央委员会选去竞选圣地亚哥市拉斯孔德斯区的市议会。1998年,该党的中央委员会选她加入它的政治委员会,一直到2000年3月11日她才离开。
 
1999年在里卡多•拉戈斯的总统预选阶段,她是他在圣地亚哥地区的竞选班子负责人,而在正式总统竞选期间,她是他圣地亚哥西北地区的竞选班子负责人。
 
卫生部
 
2000年,在里卡多•拉戈斯总统执政期间,米歇尔•巴切莱特出任了卫生部长。她发现她领导着拥有7万多个劳动者和一个全国范围公共健康系统网络的组织,它还直接或间接地监督自治区城市卫生服务和私营医疗系统。
 
拉戈斯总统交给了她作为部长的两项主要任务。第一个就是改进初级保健,即增加国家公共医疗诊所的质量和护理保险,在三个月内根除在这些诊所漫长等待接受治疗的现象。
 
第二个任务就是开始准备一项重大的医疗改革计划。虽然存在着该系统内大型技术和官僚复杂性和系统外强大企业的利益这些问题,她还是用令人满意的方法,成功的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在成功完成结束等待时间和提供及时适当的医学治疗这个目标之后,她还能团结行政部门,初级保健专业人员和医生组织。
 
作为部长,巴切莱特建立了病人可以拨打免费电话来预约的系统。她还为所有公共健康系统的病人提供了医疗和牙科保险,并且建立了一项政策,保证所有1岁以下的儿童和所有65岁以上的老人24小时内就能接受医学治疗。
 
冬天,全国所有的医疗诊所周六周日都会开门,并且每天都会到晚上8点才关门。为了患严重呼吸道传染病的小孩和成人创建了特殊医疗设施,在智利这些传染病是冬天的常见病,有时还会致命。
 
她还通过智利生命计划让全国各地增加了对医疗保健制度的认识,创建了CONIS,即医疗研究委员会,来制定改进公共保健的研究计划。
 
以此同时,通过一些征求病人、商业利益、技术人员、学者和医护人员意见的公共会议,奠定了组织即将来临的医疗改革的基础。这就是这项改革的第一项内容,即医疗议案中所有人的权利和责任。
 
一个保护精神病人权利的国家委员会被创立,还建立了一些关于妇女健康问题的新政策。通过在医院增加幼托设施和规定父亲能正式出现在产房的规章,友谊医院计划已经改善了对病人的关心。
 
在任职期间,她还在公共健康系统建立了一些其他的新计划,比如抑郁症的治疗、治疗精神病的新药物、老年人的营养计划、囊性纤维症患者的治疗和艾滋病病人的更好的药物选择。
 
智利第一位女国防部长
 
2002年1月7日,拉戈斯总统改组了它的内阁,并任命米歇尔•巴切莱特为国防部长。在智利,甚至在拉丁美洲,她都是第一位获得该职位的妇女。
 
尽管她将成为国防部长的通知带来了空前的和惊讶的反映,经验证明对于职业和个人来说都将是极大的激励。在她工作期间,她充分熟悉了军队的阶级和档案。
 
她做出了关于设备的战略决定和为国防部内大规模现代化计划做准备,延续了总统使组织现代化的计划。

 
在她作为国防部长期间,智利关于义务兵役条例得到了关键性的修改,国防部和政府在军队事务物中的角色得到了巩固,为军队、武警警察和警方的调查部门中的妇女建立了平等机会政策。
 
智利还向全世界派出了维护和平的军队,加强了和美洲其他国家的国防部之间的联系。军队还做到遵守渥太华公约,即破坏智利矿场和处理矿场储备。
 
在巴切莱特作为国防部长期间,智利举行了1973年政变30周年的纪念活动,为了国家内的和谐,文职政治家和军方都作出了重要的决定。阿尔贝托•巴切莱特将军的名字被更正为在基特罗基地的空军高级官员,还有无数在政变中因为政治原因被卸职的军事官员的名字也得到了更改。巴切莱特还访问了道森岛,那是1973年为政治犯设立的一个拘留所。与此同时,陆军总司令胡安•埃米利奥•切尔宣布陆军将“永远不再”干涉国家事务。  

总统竞选
 
2004年10月1日巴切莱特辞去国防部长,为竞选总统做准备。在接下来的438天的总统竞选期间,2005年12月12日,她和她的三个竞争者进行竞选,她获得了45.95%的大众票数,但这不是决定性的。
 
2006年1月15日,举行了最后的投票选举,米歇尔•巴切莱特以53.5%的得票获胜。在演讲台上度过了476天之后,她成为了智利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

img_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