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对于一个历来寡言少语的国家,音乐是另一种语言的表达。在智利,爵士乐变成了流行乐(音为“花恰卡”),奎卡舞让人勇敢(音为“乔罗”)。

2009年10月8日  
	Cuecódromo(图片:哈维尔•高德伊)	Cuecódromo(图片:哈维尔•高德伊)

在智利,“花恰卡”代表的是高学术、远离繁杂的社会经济大众文化;“乔罗”则是勇敢、诙谐的代名词。音乐孕育了智利,音乐是聆听智利民俗,古典作品和多样城市流行表情的一种方式。
 
奎卡舞是智利最重要的舞蹈之一,年轻一代已将其变为同传统的严谨风格相去甚远的娱乐。因此,奎卡舞是让人充满勇气的,瓦尔帕莱索人的,同时也是流行的。从1913年奥斯曼•佩雷斯•弗雷伊莱创作的歌曲《啊啊啊》,到年轻人喜爱的民间朋克,智利的音乐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新浪潮、后民俗、智利新曲、新歌,这些都还历历在目,这其中又融入了拉丁音乐、流行乐、爵士乐和摇滚乐的元素。不同的曲风、多样的音色都表达了人们的感觉与梦幻。
 
一曲世界之歌
 
奥斯曼•佩雷斯•弗雷伊莱生于1880年,卒于1930年。他最知名的歌曲“你探出窗口/啊,啊,啊/我灵魂的鸽子,吟唱出啊,啊,啊”,这首歌曲选取了传统剧目中常见的题材,由普拉西多•多明戈、卢恰诺•帕瓦罗蒂和娜娜•穆斯库莉演唱。佩雷斯•弗雷伊莱可谓是真正的创新者,他接受了智利和拉丁美洲传统音乐的不同表达形式,还吸收了当时还是新鲜元素的狐步舞曲。
 
创新的根源
 
智利音乐的丰富源泉给人灵感、促人创新,当地乐曲的创作达到了世界水平。毛里西奥•卡斯蒂略,艺名为奇诺伊,将电子吉他的声音和网络技术融入古典音乐之中,创造了民俗朋克乐,和他一样的还有创作歌手赫贝。此外,四个年轻女子组成的乐队“岩石”,用流行的方式大胆地演绎了奎卡舞曲。
 
在流行乐方面,近年来还涌现了不少其他的乐队,比如“碉堡乐队”,“优雅酷呆电视广播乐队”等等。此外,还有嘻哈音乐、即兴音乐等其他的音乐风格。

 
民俗和伯雷罗舞
 
智利的“午阿索”指的是在田间生活和工作的人,是牧民和农民的一种;在城市里“午阿索”用来形容一个让你愚笨、羞涩、无知,与城市的进步生活格格不入。这在智利的音乐中是一个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在跳智利的国舞——奎卡舞的时候。“四个午阿索乐队”,二十世纪初曾演唱过佩雷斯•弗雷伊莱的“啊,啊,啊”,将歌谣和民乐的曲风与智利乡间“午阿索”的传统融合到了一起。
 
然而,“四个午阿索乐队”终归是城市而非乡间的乐队,他们是演唱者而非创作者,之后他们又在演出中融入了伯雷罗舞和其他的国际元素。卢乔•加迪卡继承了这一风格,成为了智利最有名的歌手之一,并在美洲备受欢迎。歌曲《太平洋的珍宝》,歌唱了瓦尔帕莱索海港,成为了代代传唱的真正的当地颂歌。
 
后民俗音乐
 
60年代的音乐舞台很活跃。美国作家和英文主题引起了当地人的强烈反应。逐渐地,以民俗音乐为基础的歌曲迅速传播开去,就这样智利后民俗音乐出现了。
 
然而,年轻歌手开创了新潮流。他们用西班牙语歌唱美国主题并创作他们独特风格的歌曲。
在这种环境下,音乐团体和独唱歌手在智利逐渐发展起来。漫步者、爱德华多加蒂、黑色天使以及哈伊瓦斯,融合了爵士乐,创作了流传至今的作品。
 
智利新歌
 
在民俗的学术史上比奥莱塔•帕拉(1917-1967)的天赋和才能是十分出众的。由于其乡村诗歌和音乐的影响力之大,比奥莱塔•帕拉被认为是50年代最重要的智利民俗家。她的灵魂真谛在于乡间,而非城市。她总是在最接近本源的地方进行创作,虽然有时也会写出一些反对古威卡舞的试验作品,但大多时候她总能创作出不同寻常的优秀作品。
 
因此她创作了《感谢生命》,主题虽然简单,但却在世界上广为流传。她是一位作家、作曲家、艺术家、陶艺家,还是一个雕塑家。1964年比奥莱塔在巴黎卢浮宫装饰艺术博物馆展出了她的作品,这是拉丁美洲前所未有的。你所做的一切堪称完美/不遗余力/就像谁在品尝一杯美酒,他的哥哥,国家文学奖获得者尼卡诺尔写道。帕拉家族对智利新一代艺术家的影响有目共睹。

 
一个政治事件促使比奥莱塔谱写了这首成为智利新歌基石的歌曲。她的哥哥被逮捕,她融合了土著的音乐元素,写下了《信件》来揭露和批判独裁统治。从那时起,她的孩子——伊莎贝尔和安海尔与帕特利西奥曼斯和罗兰多阿拉尔贡脱离了后民俗主义,建立了一条全新的社会道路。他们创立了帕拉俱乐部,那是一个进步主义者和革命者聚集的地方,其中有维克多•哈拉、吉拉帕云、太阳神乐队、帕约•格隆多纳、恰罗•哥弗莱、美洲土著以及蒂多•费尔南德斯等。
 
歌曲使我们永远铭记它们的创造者。维克多•哈拉的《阿曼达》,奥斯瓦尔多•罗德里格斯的《瓦尔帕莱索》,路易斯•阿德维斯作曲、吉拉帕云演唱的《圣玛丽亚大合唱》以及比奥莱塔•帕拉的《南方逃亡》都是很好的例子。政变后,维克多•哈拉在狱中被杀害,大多数的智利音乐家都不得不流亡。
 
八十年代的声音
 
智利新歌运动的继承者和仍在国内的年轻音乐家在独裁中开始成长,他们将新歌进一步发展。大学和俱乐部成为这些音乐人的庇护所,其中圣地亚哥新极限团体和舒文克、尼罗二重唱、爱德华多•佩拉塔以及帕特里西奥•巴尔迪维亚是比较突出的。

 
各种各样的风格影响着新歌的发展,歌词上的用心斟酌以及议会和哈伊瓦等从逃亡中回归的团体的出现都推动了新歌的发展。
 
80年代充满了摇滚和抗议的声音。最能引起共鸣的是囚徒乐队,他们的作品反映了大多数年轻人的心声。与此同时,爱德华多和罗伯托•帕拉给城市流行古威卡舞注入了新的活力。他们就像70年代的奥斯曼•佩雷斯•福莱尔来一样,融合了狐步舞,创造了新一代爵士乐。
 
如同一个圈一样,我们把根源、历史和演化结合起来就形成了这个说的少、唱的多的民族的音乐。
 
流放与传承
 
智利流行音乐播音员里卡多•比利亚洛沃斯的父母被流放,里卡多出生在德国。他做的一档年轻人的节目,其中融合了现代迷你电子乐、Microhouse音乐和拉丁打击乐的元素,在欧洲受到了广泛欢迎。他的作品在欧洲和拉美都受到了好评。旅居法国的阿尼娜•提霍克斯,和旅居瑞典的音乐节目主持人门德斯,发展了说唱音乐和嘻哈音乐。
 
智利小提琴家帕拉的孙子安赫尔••帕拉,沿袭家族的传统,并将其与爵士乐融合一起到他的“安赫尔••帕拉三重唱”乐队。这个三人组成的乐队,其他两名成员是阿尔瓦罗•艾利盖斯和罗伯特•林迪,他们都是小提琴家的兄弟,这一组合也展示了智利文化中地地道道的流行元素。
 
想要聆听智利的音乐吗?请点击“这就是智利”广播电台(ThisisChile.cl.)。

img_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