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艺术

多样性和流动性,智利是一个时而具体时而抽象的国度,有时是超现实主义,有时是高度写实主义,但始终保持着先锋派的作风。

2009年11月11日  

在智利的造型艺术中体现了各个流派的风格,艺术家们用他们的作品为全球的艺术事业做出了贡献。例如罗伯托•马塔(Roberto Matta),他的作品有着诗意的视觉效果,使得超现实主义焕发了生命力,随后又引领了抽象表现主义的风潮。马塔也是一名非常具备社会责任感的人,具体表现在他在七十年代创作的政治壁画以及对于创建拉丁美洲人类艺术博物馆的积极配合。

对于多样性另一角度的分析研究在于,那些对传统提出质疑的作品以及欧赫尼奥•迪特邦(Eugenio Dittborn)体系,这也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所谓先锋派作品集的构成部分。迪特邦通过他的航空邮件绘画作品,对社会以及传统的雕塑方式提出了批评,体现出国际化规则:首先从材料和象征性方面脱离传统的方式,随后以充满别样视角的作品回归。

其它一些杰出的艺术家还有阿尔图•杜科罗斯(Arturo Duclos),阿弗雷多•哈尔(Alfredo Jaar)以及胡安•卡斯蒂略(Juan Castillo),也都与先锋派作品有关。

最近,智利应邀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在一个专门的展厅中展出各式各样的艺术品,这一展览也许是全球最为重要的艺术展览之一。艺术家伊万•纳瓦罗曾在这一展览会上展出其作品《临界值》(Threshold),那是一些带有荧光灯的装置。

另一位代表人物是克劳迪奥•布拉沃(Claudio Bravo),同样是一名享有国际盛名但却并非是先锋派艺术家。他为高度写实主义的发展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这种流派强调美学表现中绘画技巧的作用。

智利目前的造型艺术得到了各方的支持,在技术方面普遍认可一种表现性趋势并且介入多媒体的运用。摄影以及漫画也是智利的视觉艺术的表现形式。

历史寻踪

最为原始古老的当然是土著岩石艺术,最为著名的代表位于智利的北部。例如,刻印在恩坎托(Encanto)河谷的岩石上,还有被称为阿塔卡马(Atacama)巨人的全球最大的地沟。绘制在位于塔拉帕卡(Tarapacá)尤尼塔(Unita)山上的人形图像是全球最大的人形图像,高达八十六米,被称为阿塔卡马巨人(Gigante de Atacama)。在原住居民的表达中增添了由欧洲人带来的西方艺术,殖民地的特殊表达以及智利本土绘画的遗迹。

智利独立的主要领导人的在不为人知的一面也与造型艺术息息相关。贝纳尔多•奥•希金斯(Bernardo O´Higgins estudió)就曾学习过这一科目并且留下了一幅微型的华丽自画像。何塞•米盖尔•卡雷拉(José Miguel Carrera)也是因为其“血腥漫画”而被判处刑罚。

这个时期最受推崇的肖像艺术家是何塞•希尔•德卡斯特罗(José Gil de Castro)(1785-1841)。这位来自秘鲁艺术家于1810年到达智利,被称为“穆拉托人希尔”,其创作历史紧随殖民地向独立迈进的步伐。他给国家最高领导人绘制正式肖像,创作宗教题材的绘画,此外,他还参加了军队并且进入了上层社会。

还有一些来自国外的旅行艺术家则在智利开创了职业绘画并且教学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例如毛里西奥•鲁赫达斯(Mauricio Rugendas),这位来到智利的德国人推出了多次展览和公共展出。还有法国人拉蒙德•蒙沃辛(Raymond Monvoisin),1843年来到智利随后被政府所聘用。他在圣地亚哥上层社会的女性推行了时装。那不勒斯人亚利桑德罗•希卡雷伊(Alessandro Cicarelli)则最终领导了绘画学院,这在美术学院是史无前例的。这个学院培养了智利第一代艺术家。

加斯帕尔•加拉斯-米朗•伊维利克(Gaspar Galaz y Milan Ivelic)出版的书籍“自殖民地至1981年的智利绘画艺术”,让人们对这方面的一些细节有所了解。另外一部作品“再现伊甸园-智利近代艺术”是由国际级别的经纪人赫拉多•莫斯克拉(Gerardo Mosquera)编辑出版的,其中总结了智利近三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批视觉艺术作品。

自此以后,智利的艺术家呈现了多元化发展,既有推崇学院艺术的学院派,也有崇尚实验主义以及反对肖像权的,还有实行地下囚禁以及公共场合集体艺术的。其中充斥了各种不同的视角,包括娱乐性的、政治性的、理论性的以及单纯质朴表现艺术的。此外,还包含了各种不同的传统要素,屋顶壁画以及先锋派画家,直到最后形成了现代智利造型艺术。

政府方面于1944年向一名颁布了国家艺术奖章以此来推动艺术的发展进程,并创建了国家艺术发展基金(Fondart)提供资源鼓励年轻人进行艺术创作。此外,艺术家们也建立了同行业中的阿尔塔索尔奖项(Premio Altazor).


*本段文字开头的图片节选于《视觉艺术家的科学、觉悟以及耐心》,1944年中造型艺术部分。油画/画布200 x 450厘米。特选辑,纽约,出版于作品册《玛塔,索菲娅皇家博物馆回顾,1999年》,玛塔百年华诞敬献11-11-11。

img_banner